首页 > 旅游

&参加“撑警”集会的洋面孔:那些谋求独立的人应该离开香港

11月5日下午,“保卫香港运动”组织了一场游行集会。上千名香港市民聚集在湾仔香港警察总部,向自六月以来就承受巨大压力的警队表示支持。瑞士籍意大利人Angelo参加了这次集会,他穿着一件印有代表“我爱香港”的天蓝色T恤,在人群中异常瞩目。

原标题:参加“撑警”集会的洋面孔:那些谋求独立的人应该离开香港

11月5日下午,“保卫香港运动”组织了一场游行集会。上千名香港市民聚集在湾仔香港警察总部,向自六月以来就承受巨大压力的警队表示支持。瑞士籍意大利人Angelo参加了这次集会,他穿着一件印有代表“我爱香港”的天蓝色T恤,在人群中异常瞩目。

在香港长达五个月的修例风波中,绝大多数在港的外籍人士都保持着沉默,而西方许多媒体则显然站在示威者甚至暴徒一边。Angelo为什么会做出不同的选择?在参加“撑警”集会后的第二天,他接受了红星新闻记者的采访。

香港“撑警”集会中的外国人Angelo

“香港和中国就像是孩子和母亲,母子之间是有可能发生矛盾的,但母亲永远是母亲。现在香港在寻找外面的朋友来代替母亲,但朋友是会变的。”

“我或许比很多香港人更了解他们自己的国家。”Angelo这样介绍自己。Angelo今年49岁,断断续续在中国已经生活了25年,先后去过上海、台湾、重庆等地。Angelo对中国丰富的民族文化特别有兴趣,所以他在云南待了很长一段时间。最近的三年,他和妻子、孩子住在香港。

“这真的是一座很棒的城市,很便捷、很自由、法治健全。”Angelo说,今年六月的风波开始后,作为一个外国人,他本来觉得不应该参与,因为这是中国人内部的事情。但直到最近,Angelo改变了自己的看法。

“太极端了,发生了太多暴力的事情,他们(示威者) 在摧毁这座城市,而且他们不允许任何不同的观点,甚至你在地铁上说普通话都要压低声音,这难道就是他们所谓的民主和自由吗?”Angelo觉得这一切太糟糕了,他觉得自己必须站出来,谈谈他对整个事情的看法。

“我觉得那些人(示威者)很可怜,他们有的才十几岁,这个年纪懂什么呢?”Angelo说,许多上街的人只会呼喊那些空洞的口号,破坏公共设施和商店,他们或许觉得走上街头反抗政府非常浪漫,觉得那是一个革命,但他们并不了解背后发生的事情。

“很可笑的是,他们在游行的时候举着美国国旗,甚至日本国旗,他们背后的领导者在寻求美国的帮助。”Angelo打了一个比喻,香港和中国就像是孩子和母亲,母子之间是有可能发生矛盾的,但母亲永远是母亲。现在香港在寻找外面的朋友来代替母亲,但朋友是会变的。

香港“撑警”集会中的洋面孔Angelo

“我觉得他们中的一些人并不是在谋求民主,而是想要独立,但这肯定是不可能的。对于抱这样想法的人,我觉得他们应该离开香港。”

Angelo说,从六月到现在,示威者们不断在用极端的暴力行为挑战政府和警察的底线。躲在他们背后的人或许一直在期待流血事件的发生,用来证明他们所谓的“暴政”。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其它任何一个地方,五个月的时间或许已经有很多人在冲突中死了。

“但现在所有人都看到了,在香港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。”Angelo说,这恰恰证明香港的法治和自由,证明香港警察是非常专业、非常克制的。这也是他为什么要站出来反对暴力,支持警察的原因。

对于香港的未来,Angelo用了一个他在中国学会的成语:求同存异。

“香港人应该仔细去想想他们的过去和未来。”Angelo说,香港过去之所以成功,是因为它曾经是中国连接世界的桥梁。时至今日,香港在金融、贸易等领域依然有着独特的优势。如果将目光放宽一些,在整个大湾区,有深圳、广州,香港如果能跟他们联合起来,可以想象未来整个区域将会多么繁荣。

反过来,香港如果想要排斥内地,将自己封闭起来,那它会失去一切。“香港回归的时候,GDP差不多占到中国的20%,现在呢?只有3%,未来或许只有1%。”Angelo说,香港人要看到整个国家的发展,认清现实,找到自己的位置。

而对于示威者们提出的关于民主的诉求。Angelo认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制度是完美的,实现理想中的民主需要漫长复杂的过程,而且肯定不可能在暴力、不安全的环境下实现。“我觉得他们中的一些人并不是在谋求民主,而是想要独立,但这肯定是不可能的。对于抱这样想法的人,我觉得他们应该离开香港。”Angelo说。

红星新闻香港前方报道组

编辑 包程立

责任编辑: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公社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gongshe9.com/travel/1795703.html